正值麦收。一望无际的麦田边,晁氏家族按照惯例举行祭神仪式,祈求赐予麦收的好天气。晁家是郓城县屈指可数的大户,拥有上万亩良田,还经营着庞大的地下交易。兄长晁文当家,生性暴躁;兄弟晁盖遇事果决、缜密,凡事多要倚仗他。兄弟俩性格虽迥异,但感情甚笃。今年天时不利,难有好收成,晁盖乐不起来。就在晁文擂响开镰大鼓时,有人跑来向晁盖通报,晁盖带几个庄客匆匆赶往出事地点。寻衅滋事的是另一大户黄凤鸣的公子黄达。黄凤鸣城府极深,作风强硬。黄家与晁家地界相临,晁盖赶到时,黄达带人将界标往晁家一方挪了几十米,正用大锤往地里钉。这样一来,晁氏家族将损失上百亩良田。土地是命根子。晁盖不由分说,拔出界标搬回原地。黄达年轻气盛,不料晁盖棋狠一招,掐住他脑袋当锤子,硬是把界标一下下砸进地里。黄达瞎了一只眼,脑袋变成了烂柿子。一个月以后,晁文花钱运动,晁盖得以出狱。走出牢门,一辆豪华马车在外面等着他。兄弟俩乘坐马车路经田野,麦子已经收割殆尽,打谷场上伫立着麦秸垛。晁盖下了车,亲眼见到界标仍然竖在原地,这才放心。晁文认为黄家不足以与晁氏家族对抗,晁盖不置可否。晁文没想到,晁盖会让他再捞一个牢友出狱。所谓牢友,其实只是在晁盖出狱前一天才认识的。放风时候,此人神秘出现,向晁盖透露自己掌握一笔发大财的买卖,交换条件是晁盖把他弄出大牢。几天后,当那个长着乱蓬蓬红卷发的脑袋从牢狱大门冒出来的时候,晁盖正站在对面等着他。这人叫刘唐。刘唐当过兵,不愿干,逃到了郓城地界,事发被捕入狱。他知道晁盖为他花了五十两银子,按照事先约定,他将那个神秘的消息告诉了晁盖。原来,最近将有十万贯生辰纲运往汴梁,郓城是必经之地。所谓雁过拔毛,哪怕掉点渣儿,都享用不尽。刘唐的提议被晁盖拒绝。晁盖很清楚,晁氏家族的利益,与郓城官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他需要和官府维持某种默契。权衡利害,他瞒着晁文放弃了这宗“大买卖”。晁盖并未埋怨五十两银子打了水漂,相反还另赠五十两银子给刘唐当盘缠。然后,他和晁文应邀赶赴县府。晁氏兄弟乘马车来到县府,在这里等待他们的,是知县袁某、县尉冯一刀以及黄凤鸣父子。袁知县主持这次会晤的用意,表面看来是斡旋晁、黄两大家族的矛盾,实际却是压制晁氏兄弟。果然,借朝廷官粮吃紧为由,县府向晁氏家族加征三千石小麦。如此一来,比更改界标的损失还要大。另外,袁知县狮子大开口,向晁家“借”现银五千贯,用作蔡太师的生辰贺...

猜你喜欢

HD高清
HD高清
HD高清
HD高清
HD高清
HD高清
HD高清
HD高清

相关热播

完结
HD高清
HD
HD高清
HD高清
HD高清
HD
HD高清